博狗正网开户网址|欧行记-途径大大小小8国 历时12天 开洋荤了 超详细介绍之-法兰克福

博狗正网开户网址|欧行记-途径大大小小8国 历时12天 开洋荤了 超详细介绍之-法兰克福

博狗正网开户网址,乡下人进城,俺老人家有生之年终算去了欧洲一趟,开洋荦了。12天,从法兰克福到罗马,行程2700余公里,途经法兰克福、科隆、卢森堡、巴黎、凡尔赛、琉森、苏黎世、瓦杜兹、因斯布鲁克、富森、威尼斯、佛罗伦萨、罗马等13个大大小小的城市,计德法卢瑞奥列意梵等大大小小8国。

整理完照片,开始写游记,犯难了,感觉到全所未有的困难。对欧洲事先知道的太多,没有了新奇感,对欧洲不知道得更多,无法随口乱说又游刃有余。这都是困难。更何况,文化与语言的隔膜是很难逾越的,读西方人研究中国写出来的论文,难免有带套的感觉,有时让人哑然失笑,甚至啼笑旨非。以己视彼与由彼视己的效果大概是一样的,人家还是专家呢!只有日本人是个例外,研究中国就象研究自己,到底是“同文同种”呀。

7月8日晚19点许,飞机逐渐下降,机翼下闪出一条s状的河流——美因河,法兰克福就分布在美因河的两侧,新城在河之南,旧城在河之北。

法兰克福德语全称:frankfurt am main,由三个词汇组成,frank(法兰克人)、furt(渡口)、main(美因河),意思是美因河上的法兰克人的渡口。为什么叫得这么拗口呢?是因为法兰克人的渡口不只一个,在德国东部的奥得河上就还有一个,那里的城市叫frankfurt an der oder(奥得河上的法兰克人的渡口)。为了避免重复,只能如此拗口。这个名字取得有点宿命,法兰克福以前是法兰克人的渡口,现在是欧洲人的空中渡口,到欧洲去的人往往选择在法兰克福机场转机。我们这次去的时候是从上海直飞法兰克福,回的时候是从罗马飞到法兰克福,再转机飞上海的。

法兰克福进入历史自然比法兰克人在这里造渡口时要早得多,可远溯到古罗马时期。罗马帝国全盛时,其北部以莱茵河和多瑙河为边界,法兰克福最初是罗马军团驻扎的一个兵营。这样的兵营有n个,沿着莱茵河和多瑙河一字排开,不少兵营后来发育成大城市(如莱茵河畔的科隆、科布伦茨、美因茨,多瑙河畔的维也纳、布达佩斯、贝尔格莱特),法兰克福就是其中一个。但它有点特殊性,处在莱茵河与多瑙河的缺口之间。罗马人建造了上百公里的长城,连接莱茵河和多瑙河,以构筑一条完备无缺的防御体系。法兰克福驻扎的部队就是防守这条长城的。还是打个譬喻说得清楚,到过嘉峪关的同志都知道,嘉峪关前有一条数十公里的长城,北联黑山,南接祁连山,远远望去,绵延不及,十分震撼。莱茵河与多瑙河之间的长城,就象嘉峪关的长城一样,是为了补自然地理之缺,只不过一个连接的是两座山,一个连接的是两条河;一个还好好地矗在那里,让人一目了然,一个已经坍了,理解它需要一点想象。按着这样的思路,法兰克福市就有点象甘肃的嘉峪关市了。

7月9日晨起,游览法兰克福。

这是我站在老铁桥上拍的一张照片。这个角度已成为观看法兰克福市的一个经典的视角,很多介绍法兰克福的视频或书籍都是从这个视角开始的。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,就这样十分明丽地呈现在你的眼前。

从老铁桥向北,穿过十几米长的小巷,到了罗马贝格广场。这个广场有点小,大半个足球场的大小。虽然小,但却是法兰克福市的原生点,整个法兰克福市由此生发出来的。广场西面是市政厅——三幢精美的连体哥特式楼房,其阶梯状的人字形屋顶,别具一格,是法兰克福市的象征之一。据说,从1405年起市长先生就在里面办公了(那时还没德国,在中国是明代,永乐帝刚登基不久,郑和下西洋的时候),现在还在里面办着公,600多年了,够久的。

广场中间立着一尊袒胸露乳的女性雕像,右手拿剑,左手提秤,按照俺老人家的“趣味解读法”的原则,可以看成是一位贩菜的农妇正在与城管拼命,而事实上是一位正义女神的喷泉雕像。正对着市政府,意思是让市长在上下班路过时,看两眼,提个醒:天平要端平,否则市民要拼命。就像我们现在各级政府的办公大楼都立着“为人民服务”的牌匾,让x长和书记看看,一样。

广场的东南角是圣尼古拉教堂,小巧珑玲,其翠绿色的尖顶,成为从老铁桥上拍摄的“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”图片不可或缺的搭色。这个教堂是市政厅的配套建设,市政府的公务员们时常要到这里接受“四大纪律”、“八项要求”的教育的。东北角的保罗教堂更为重要,我们一下车,就被领到这个教堂门口,听地导讲解(地导是个光头的年轻人,是个华人)。我忙着拍照,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,随手拍下大门口的一块铭牌和一尊雕塑,回来后请了一位懂德语的朋友翻译了一下。

这块铭牌上写着:“从1848年3月31日到4月3日,在这里召开了德国前议会会议,从1848年5月18日到1849年5月30日在这里召开了国民会议”。1848年召开的德国国民会议,是德国走向统一的一次尝试,马师和恩师当时还是二枚文青加愤青,也着实激动了一把。这次会议就在这个保罗教堂中召开的,凭此一点,保罗教堂也足以名彪青史,永远耸立在美因河畔

这尊雕像是一个单腿下跪身躯被捆绑着的人,头部严重变形,近乎骷髅,凸出的眼珠,透露出恐惧,透露出绝望,又透露出一丝邪恶。雕像的基座上刻着十几座二战时德国人建立的集中营的名字。这个雕像可以看成一个犹太受难者,也可以看成二战时的德意志民族,那时的德意志,邪魔缠身,理性丧尽,散发出死神的气息。

把德国最初的萌芽和德意志最大的罪恶放在一起,让人们看,表达了德国人对历史的反思。

在罗马贝格广场东北相距数十米,还有一个教堂,更大,更有名气,叫法兰克福大教堂(frankfurt cathedral)。论建筑艺术,法兰克福所有的教堂加起来,还不及科隆大教堂的一个尖顶。法兰克福大教堂之所以名气大,是因为它有一段不可复制的历史。在1562-1792年间,神圣罗马帝国(holy roman empire)的10位皇帝在此选举产生并举行加冕典礼,所以它又叫皇帝大教堂(kaiserdom)。

去了一趟欧洲,开始研究欧洲,研究得头都大了。尤其是欧洲中世纪的那一段历史,纷乱复杂,不花点力气,是很难理出头绪来的。其中神圣罗马帝国这个概念很重要,对理解欧洲中世纪的历史十分关键。

西罗马帝国在公元五世纪覆灭后,欧洲人始终存在着一种冲动——追求欧洲统一的冲动。这种冲动延续到今天,就产生了欧共体、欧盟、申根区、欧元区等政治、经济形态。法兰克人(日尔曼民族的一支)在公元十世纪几乎达到这个目标,自认为完成了恢复罗马帝国的大业,功比恺撒,就让教皇封他为“神圣罗马帝国大皇帝”,由此产生了这个概念。神圣者,天授也,解释权力的道统来源,就象每一个中国朝代都是“奉天承运”的一样,说明这个政权的合法性。但上帝高高的在天上,看不见,摸不着,无法让他亲手把皇冠戴在皇帝陛下的大脑袋上,只好请他的人间代理人——教皇代劳。罗马者,就是说这个帝国是继承罗马帝国的法统的,是欧洲人的统一国家,为政权寻找历史依据。但好景不长,这个法兰克王国没几天就分崩离析,中西欧分裂成几百个王国、诸侯和自由城市,“神圣罗马帝国”成了一个虚衔。所以,到了十八世纪,伏尔泰很精辟地说它“既非神圣,也非罗马,更非帝国。”虽然是虚衔,但毕竟是个好东西,向往它的人还是很多的。为了这个虚衔打破头,又不是很划算,就想出了一个选举办法来产生皇帝。每当老皇帝驾崩后,各路诸侯就会集到法兰克福,喝喝啤酒,开开派对,欣赏欣赏美因河的美景,顺便选个皇帝出来。这个游戏基本上在日尔曼人之间进行的,现在的德国人就把它写进了德国史,把神圣罗马帝国时期称之为德意志第一帝国。其实奥地利、卢森堡、瑞士都是有资格把它写进自己的历史的,奥地利的理由甚至比德国更要充分得多。

但是,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在神圣罗马帝国的历史地位,是无法取代的,由此也保证了这座法兰克福大教堂将会永远屹立在美因河畔,作为欧洲历史的一个重要见证。

伟大的歌德是法兰克福人,应该是法兰克福最大的荣耀,就象伟大的鲁迅是绍兴人一样。

我读过歌德的大部分著作,其中《浮士德》和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对我产生了极大的震撼。能让我产生震撼的书好象不是很多,而歌德一个人提供了两本,谢谢啦!作为他的读者,来到他的家乡,不去望望他,好象说不过去,那就去去吧。

行程中没有歌德故居,我是趁着自由活动的半个小时,独自一人,瞎打瞎撞去的。问了一下地导,他说不远,十分钟的路程。拿着一张简易地图,问了三、四位德国的帅哥和美女,终于来到了这个街口,看到了这块路牌。

“goethe”这个德文我还是认得的,“goethehaus”应该是歌德故居这个意思吧?

在路口右拐,十几步,就到了歌德故居。沿街一幢乳黄色的四层小楼,三间门面的宽度,房子的侧墙上爬满了青藤,让人想起他的名言:“理论全是灰色的,只有生命之树常青”。1749年8月28日中午12时,歌德就诞生在这栋小楼里,并在这里度过了他的少年时代和部分青年时代,直到1775年正式移居魏玛。

在所有的艺术风格中,我对浪漫主义最不待见,坏的浪漫主义往往把一种精神的病态发展到极致而不知节制,或者虚张声势,如同舞台上拙劣的戏子。是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让我看到一种从心灵中直接倾泻出来的浪漫,象雪山上初融的清泉,如纯青的炉火,如此纯粹,如此优美,如此伤感,却又毫不做作,并充满活力。年轻人都应该看看这本书,让自己知道世界上竟有如此美好的东西。

与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相比,《浮士德》自然更为繁复宏富,这是歌德毕生思考的总结,是一部人类心灵的发展史。论思想的深刻,在歌德个人,自然是一个高峰,但把它放在整个西方文明的背景下看,并不让人吃惊。难得的是他的表达,一种生动的直接性和恰当的均衡性,很难有第二个人能做得如此完美的。诗人的生命之树,历经几十年,依旧郁郁葱葱,使《浮士德》的表达仍保持着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的生动的直接性。而均衡性的获得,一方面得益于其思想雄浑的质感,另一方面应与其健全的性格和圆满的人生有关。与他的德意志的前辈后生如贝多芬、康德、尼采、卡夫卡等人相比,他的世俗生活十分成功,他永远是一个肤色白晰、举止优雅、衣饰得体的体面人物,而没有另一些天才们所带来的孤僻、狂躁、冷漠的负面情绪。《浮士德》因此在古典和浪漫、人性与魔性、精神和物质、理性与感性、形上和形下、必然与偶然的剧烈冲突中,保持着一种均衡之美。

没有时间进入故居里面去看看了,假如以后还有机会到法兰克福,再来弥补这个遗憾吧。我在这栋小楼面前转悠了两分钟,拍了几张照片,匆匆离去。

回来的时候轻松多了,我只要认准法兰克福大教堂高耸的尖顶,穿过七拐八弯的街巷,努力向它靠近。上帝在我心中,走路没有迷途。

7月9日上午10时半,离开法兰克福,前往吕德斯海姆。

车子穿过闹市区,让我们见识了另一半法兰克福,现代化的法兰克福。二战前的法兰克福的建筑,基本上象我们在罗马贝克广场看到的那样,以传统的哥特式建筑为主,带有浓厚的中世纪的味道。二战时盟军对法兰克福33次的轰炸,摧毁了这座城市70%以上的建筑。罗马贝格广场和我特地跑去朝拜的歌德故居,都是战后重新按原样在原址复建的。这种复建工作直到现在还在继续,在老铁桥通向罗马贝格广场的一条小巷的东侧,一座古建筑正在被复建,旁边竖着它的历史老照片,也许,过不了多久,你去法兰克福,就会看到它修缮如旧地站在那里。

法兰克福是欧洲的航空枢纽,更是欧洲的金融中心,欧洲央行和德国央行的总部就设在这个城市,德国的证交所也在这里,炒股票的人都知道有一个法兰克福指数。这座城市聚集了300余家银行、700余家保险公司。还有一个会展业也特别发达,尤其是图书博览会全球第一,被称作“德国书柜”,爱读书的德国人读的书,大半是在法兰克福出版的。所以,这座城市,市面繁荣,高楼林立,是欧洲高楼最集中的一个城市,据说,排名欧洲前十的高楼,有七座在法兰克福。不过,对于我们这些见过大上海的人来说,法兰克福的高楼大厦只是小菜一碟,全欧洲的高楼加起来,也许还不及上海的一个陆家嘴,喝过茅台的人,还会怕德国啤酒吗?

值得艳羡的不是法兰克福的高楼,而是法兰克福的森林和绿地,法兰克福城市的扩展采用“指状发展”的模式,城市绿地、森林公园楔形插入市中心。让你虽身处闹市,却不用几分钟就可进入森林。在城市建设方面,德国人被炸怕了,不敢把城市建设得太大,人口集中得太多,呈现出“大城市不大,小城镇星罗棋布”的格局。星罗棋布的小城镇才是德国人最宜居的地方,我们要去的吕德斯海姆,就是这样的城镇。

相关新闻

推荐新闻
热门新闻
最新新闻
copyright 2018-2019 thermo8.com 隔河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